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中国国内出现了另一个‘韩国’”。

中国国内出现了另一个‘韩国’”

这是韩国《中央日报》在2014年,引述韩国企业家李昌燮的一句话,在当时引起了韩国舆论震动。

这句话说的,是当年中国广东省的GDP已经接近于韩国的体量。不的不说,这句话很韩国。

而今年,广东的成绩又刷新了。

截止2021年2月7日,全国31个省区市的2020年GDP(地区生产总值)数据已经全部公布,广东省的GDP为110760亿元,连续32年位居全国第一。

按2020年全年汇率计算,广东省GDP约合1.61万亿美元,与全球排名第11和12位俄罗斯和韩国基本相当,下一个超越的对象将是排在全球第10的加拿大(1.74万亿美元)。

什么叫“富可敌国”,看看广东省就明白了。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作为中国经济第一大省,广东承载着中国人最多的期望。但是,广州市作为广东省的省会,却遭受着最多的争议,甚至是质疑。

同为一线城市,北京是首都,上海是金融之都,深圳是科技之都,广州是……?

广州不仅比北上深要显得逊色一些,相比其他二线城市似乎也没有太大的优势。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尤其是2020年,重庆市前三个季度GDP连续超过广州,让这种质疑达到了顶峰。

好在广州最后一个季度奋起直追,全年GDP以25019.11亿元微弱领先于重庆的25002.79亿元,避免了一线城市被二线城市超过的尴尬。

那么,广州到底还能不能行,真实的广州是怎样的?

01

其实,广州原本并不算一线城市。

1978年,改革开放这年,秋季广交会上,来自法国的客商因为在广州找不到像样的宾馆,一气之下返回了香港。

当时,刚刚南下主政广东的习仲勋也着急了,“没错,现在不是搞不搞的问题,也不是小搞、中搞,而是要大搞,快搞,不能小脚女人走路。”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1983年的广州市区

随后,在广州珠江白鹅潭江畔,中国内地第一家五星级酒店——白天鹅宾馆开业。

很快,全国第一个商品住宅项目“东湖新村”出现在广州。

全国第一辆出租车,也出现在广州。

全国第一场选美比赛、全国第一个大哥大、全国第一个现代购物中心……都出现在广州。

因为,当时的广州,太需要一个第一了。

就在改革开放这年,广州市的GDP仅仅43.1亿元,在全国仅排名第五。不但远远落后于当时排名第一的上海(272.6亿元),也落后于北京的108.8亿元。甚至,只有天津、重庆的一半。

广州,想做第一。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往往是需要勇气的,因为他面对的质疑也是最多的。

其中,最大的质疑就是,“广州只会做些小生意,不会搞大工业。”

当时的广州经济主要靠轻纺、食品、小家电等工业支撑,一个机械部领导称这是“工业满天星斗,但是没有月亮。

所以,广州一定要发展大工业!并且,上来就是大工业的代表——汽车。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广州标志生产的汽车

而当广州成立全国第一批合资汽车项目时,很多人并不看好。尤其是广州标志在90年代遭遇严重亏损,负债近30亿元濒临破产时,这种质疑更达到了峰值。

甚至一位中央领导也批评广州:“上海只比你们早了半年,也是批准的3万辆规模,可现在已经搞到十几万辆了,都卖出去了,而你们1万辆都卖不出去。”

但是,广州并没有气馁。

1996年4月,在一次广州市委常委会上,广州市讨论决定更换合作伙伴。9月17日,时任市长林树森带着报告,亲赴北京,直找邹家华、李岚清、吴邦国三位副总理,获得中央的明确支持。

3年后,广州本田的第一辆雅阁轿车下线,这款耗油低、噪音小、空间大的车型大受欢迎,当年就生产1万辆,用户排队订购。广州本田开始享誉大江南北。

20多年后的今天,广州的汽车年总产量已经接近300万辆,成了当之无愧的全国第一。

广州的老市长林树森,野心却不止于此。

1997年6月28日,广州1号线 首通段——西朗站(现西塱站 )至黄沙站 投入运营,广州成为中国内地第四个建成地铁的城市。

当时广州的财政并不充裕,很多人质疑是否要花这么多钱、甚至贷款修建地铁。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面对质疑,林树森却觉得修得还是太慢,他在二号线动工的海珠广场上放言:“广州将年复一年,挖洞不已,50年不变!

如今,广州地铁也成了“第一”——广州三号线的体育西路站一度力压北京的西直门站和上海的人民广场站,成为全国单日客流量最高的地铁站。

不仅仅是“挖洞”,南沙港、新白云机场、广州大学城、广州科学城、国际会展中心、新中轴线、广州塔、歌剧院……这些项目上马之初,林树森都被卷入舆论漩涡。

事实证明,林树森做对了。

这位老市长更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他执政广州十年间,广州的房价基本保持稳定,尤其是在1998-2003年全国大城市房价的普涨浪潮中,广州的房价还下跌了。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图片来源:新浪乐居

而且,广州最早在全国实行了经营性土地招标拍卖挂牌制度。坊间传言,这种做法还遭到了当地的房地产开发商的“记恨”。

但这位广州市长讲起“实话”来,有点“不要命”

“现在的房价,老百姓根本就摸不清房价的底儿,就觉得这个房价他买不起,他们是真的是买不起。”

“在有能力的情况下,政府最好是把所有的房子都盖好之后,按照共产主义每人分一套,但那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直到今天,广州的房价依然是一线城市里最低的,甚至还低于某个二线城市。

这就是广州,一个从来不缺少质疑、也从来不缺少第一的城市。

一部8集的热播纪录片《头啖汤》曾经热播,就聚焦了广州人这种敢为人先的“头啖汤”的精神。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头啖汤的确好喝,而且鲜甜。但更重要的是,喝头啖汤得早起,不能早起的人就喝不到。

相对于北京、上海、重庆、天津,广州的起点有点低,所以,广州就需要更多的努力。

任何一次机会,都不能错过。

02

广州最大的一次命运转折,发生于1984年。

这年的1月,邓小平到广东等地视察,回到北京后他提议:“除现在的特区之外,可以考虑再开放几个港口城市……这些地方不叫特区,但可以实行特区的某些政策。

同年4月26日,广州市就成立了经济技术开发区筹备小组,选择了一块面积约9.6平方公里的土地,成立了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广州开发区西区1984年航拍图

当时,这块地还是一片滩涂和蕉林,人迹罕至,被成为“广州的西伯利亚”。时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朱森林,就拎着几个公章,带着几个人,来到这里。

因为没有办公场所,他们就临时租用了附近的海员俱乐部。

开会没有凳子,很多人就席地而坐。

开展工作没有经费,朱森林就向当时的市财政局写了一张条子,要求拨给1万元。后来,觉得一万实在太少,就在“一”字上添了一横,拿到“二万元”。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广州市开发区选址

很难想象,成立开发区这么大一个动作,起步资金只有2万元。更难想象的是,这笔钱在多年后,竟然增长了650万倍不止——2020年广州开发区财税总收入超1300亿元,连续四年稳居千亿元级别,5项主要经济指标排名全国经开区第一。

广州开发区的“奇迹”是如何发生的?

酷玩之前写中国“赌城”合肥,原市委书记孙金龙长就把这个技能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而广州在这方面,完全不输合肥。

美国的宝洁公司,是广州开发区在1988年引进的一家大型外企,但是谈判的过程却非常坎坷。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美国方面提出了一大堆要求:合资公司头5年不分红、中方不派员参加合资公司的经营管理、不可以同他们的竞争对手合作、坚持要建独立低层的工业厂房……

广州开发区以对方的角度看问题,同意了大部分的诉求,包括破例为宝洁提供了单独用地。

当然,付出很快收获回报。新成立的合资公司广州宝洁推出的“海飞丝”和“飘柔二合一”大受欢迎,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宝洁也成为广州开发区的第一纳税大户。

同样是在1988年,美国安利前大中华区CEO郑李锦芬,身着大方、素雅的西式裙装前去广州城郊的开发区拜会某位官员,本来只是为投资建厂探个路。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郑李锦芬

当时开发区没通公交车,这位女士打了一辆路边摩托,颤巍巍地侧身坐在驾驶员身后,一路颠簸来到开发区。她听到了那位中国官员令人惊喜的答复:“我们能为你提供任何服务,有什么困难,我们为你解决。

相比其他地区的官员只关注投资金额与招工人数,祖籍广州的郑李锦芬,在家乡的土地上感受到一股强劲的改革开放之风,最终促成了安利在广州开发区的投资建厂。

在招商引资这件事上,广州看中的是未来,对于那些没钱甚至差钱的企业,也张开双臂欢迎。

小鹏汽车是国内造车新势力之一,在2018年和2019年的净亏损分别为13.988亿元和36.917亿元。开发区不但提供土地为其建造汽车工厂,还拿出40亿元投资小鹏汽车。

给土地、给政策、还给钱!这样的开发区全国也屈指可数。

随着产业规模扩大,这块“开疆”面积不足10平方公里的开发区,越来越多的“第一”不断叠加:

先是,首批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之一的广州开发区,与首批国家级高新区之一的广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合署办公,“两块牌子,一套管理机构”。

很快,国家首批15个出口加工区之一的广州出口加工区,广州保税区以及中新广州知识城,也加入进来,“五区合一”。

如今,黄埔区管辖面积484.17平方公里,已经成为全国最具实力、最具活力、最具效益的开发区之一。

这一碗接一碗“头啖汤”喝下去,作为营商环境的改革强兵,黄埔区也为广州创下另一个第一:

在中国社科院发布的报告里,广州市的营商环境位居全国第一。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黄埔区的营商环境究竟有多好?

平时去政府部门办事,很多人都遇到审批难的问题,经常被回复一句“你明天再来吧”。在广州黄埔区,却是另一幅景象——“上午企业刚反映问题,下午副局长上门调研”。

一位东北地区的官员回忆,他在东北做了几十年干部,在广东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他曾打算去拜访广州周边某镇的镇长反映问题,那位镇长却在电话里说:“你不用来,下午我来你办公室找你。”

到了下午,东北官员在办公室沙发上等他,没想到的是,他不光自己来,还带来了一车人!包括分管副镇长、规划、土地、交通、建设等部门负责人一应俱全,相当于开了一次镇长办公会,开完会后又立即进行现场办公解决问题。

在这样的营商环境下,肿瘤创新药龙头百济神州,从签约到动工仅用14天;国际家居企业爱丽思,从动工到投产只用6个月;跨国公司卡斯马,从签约到投产仅用了6个月。

在广州黄埔区的夏港街,汇聚了各类大小企业3409家,平均一平方公里就有230家企业,包括宝洁、安利、箭牌等跨国巨头,这里被称为粤港澳大湾区“世界500强”最密集的地方。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如今的黄埔区,更能彰显往日广州荣光。也更能代表广州的未来。

当下的广州,与1000多年前也非常相似。

03

“连天浪静长鲸息,映日帆多宝舶来。”唐代诗人刘禹锡曾经这样描绘盛唐时期广州的商业繁荣。

当时,每年往来广州的外国商人达80多万人次,其中有12万人长期留居。为此,当地专门在城外划出一块“蕃坊”供外国人居住,并允许后者自建围墙,保留自己的语言和风俗。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广州被称为“千年商都”。这四个字,在当下也承担着更多的责任。

纽约、东京等国际大都市,是在过去五百年才发展起来的;上海 开埠至今不过200年,香港更是从上世纪50年代才繁荣起来。

只有广州,是历史上唯一一个千年不衰的商业城市,这可以算是人类城市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曾经与广州相提并论的意大利古城威尼斯,现在已经沦落到靠旅游业为生。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广州在1840年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当时世界的第三大城市(次于北京及伦敦)。

从这个角度来说,今天的广州,不是在发展,而是在复兴。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1800年的广州

或者说,广州的骨子里带着“传统基因”。

相对于挣钱更快的金融,广州重点发展的一直都是实业。

同样作为一线城市,2019年,北京的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仅为19.9%。同期上海为18.52%,深圳都达到了15.1%。广州的占比仅为8.9%。

广州有着另外的选择——

重工业,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广州的支柱产业。

广州至今仍保有完整的制造业产业链,全国的40个工业行业大类,广州拥有35个。

这也就解释了,过去广州为什么要大力发展汽车工业,以至于引进了日本三大汽车公司?

因为汽车这种集零件数以万计、年产量以百万计、保有量以万万计为一身,百年不衰的产品,在世界上几乎绝无仅有的。

而汽车产业,对工业设计、制造水平、管理水平等要求极高,而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掌握生产汽车的关键技术。

广州做的,其实是托底的工作。并且做到了全国第一。

现在,广州又为什么大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AI和生物制药等高新技术产业?

因为它们是第四次科技革命的核心产业。而中国在高新技术领域,尤其是芯片制造行业也存在短板,甚至被人卡脖子。

许多人还记得,2019年9月19日,余承东在德国慕尼黑的国际会展中心上,兴奋地向人们介绍着华为最新的旗舰手机Mate30系列。这款手机搭载的36颗芯片中,有18颗是华为海思自主研发的。

但很少人注意到,就在第二天上午,粤芯12英寸晶圆项目在广州黄埔区(开发区)投产,项目总投资70亿元,这也是广州第一条、也是广东省唯一一条量产的12英寸芯片生产线。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粤芯12英寸晶圆项目

正如营商环境的改善,是为了深化改革,释放制度红利:广州的“头啖汤”精神一直没变,只是不在单纯地追求GDP增速而已。

如今广州产业从汽车转换到高新技术,产业结构的腾笼换鸟,其实是再一次的托底。

这就是广州,可能是中国最被误解的城市

并且,与其他城市不同的是,作为省内“长子”,广州一边要发展自己,一边还要帮助其他兄弟地市。

我们看一组数据,2019年来源于广州地区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336.2亿元,其中中央级收入3581亿元,省级收入1058亿元,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697.2亿元。

这意味着,广州市的财政总收入除了大头要上交国家,还有1000亿元要上交省里,自己留下的不到1700亿元。

而深圳作为计划单列市,财政收入是无需上交省里的。2019年深圳辖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达9424.2亿元,其中中央级收入5651亿元,地方级收入3773.2亿元。

广州财政的1700亿元,不但远低于深圳,也低于重庆(直辖市)。广州赚的每一块铜板都要掰成三瓣儿用,地铁、机场等烧钱的项目还不能落下,经济上还要被拿来和重庆、深圳这样的城市对比……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这样的处境确实不容易,这就是广州,可能是中国最“冤”的城市

即便如此,广东还是在艰难中趟出来一条产业转型发展的路子。成为“富可敌国”的大省、强省。

尾声

越看广州,就越发觉这座城市跟我们这个国家很像。

都拥有优秀的历史和辉煌的过去,都经历了列强的入侵、过了一段时间的穷日子,都在改革开放中奋进、经济都扶摇直上,也都从来不缺少质疑和否定。

广州掉队了?广州:1000年了,我还没输过

珍藏在大英图书馆的一张广州鸟瞰图

(约1770年)

中国崩溃论、人民币崩溃论、中国经济泡沫论……这些言论往往出自世界著名经济学家和金融大鳄之口。

中国要被印度超过、中国要被越南超过、中国世界工厂被取代……这类话题也是外国权威媒体最津津乐道的。

而中国,只用事实说话。2020年,中国是唯一控制住疫情并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可喜的是,对于广州承受的质疑,中国民众也在“用脚投票”。

2015-2019年,广州的新生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54.24万、45.49万、40.6万和40.15万,连续5年新增人口超过40万,这个势头全国范围内只有深圳能够与之相比。

“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看来还没过时。如果深挖这座城市的历史,就会发现,这座城市一直在稳健地奋进。

最后@一下印度,“孟买再不努力,20年后就要被广州超过了。”

原创文章,作者:酷玩实验室Coollab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ougou.cn/3882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